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心情网,有你才精彩,一起述说你我的故事-www.5229051.com

父爱,小城大爱

文:/2015-06-03/ 分类:感人故事/阅读:
1 2005年12月2日,父亲第二次从鞍山来上海,还是穿着绿色的旧军装,提着只黑皮箱。人群里很容易看见他,个子很高,脊背挺得笔直。老式的黑色皮鞋,钉着铁掌,走起路来会发出响亮...

1

2005年12月2日,父亲第二次从鞍山来上海,还是穿着绿色的旧军装,提着只黑皮箱。人群里很容易看见他,个子很高,脊背挺得笔直。老式的黑色皮鞋,钉着铁掌,走起路来会发出响亮的咔咔声。小时候,一直觉得那是件很牛的事,自己的第一双皮鞋,就拿鞋摊钉了对掌儿。然而现在却觉得很丢脸,尤其在地面光滑的公共场所,会响得我脸红。

父亲当过10年兵,转业后也常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他时不时地就会来一句“我是个军人”。母亲在他退伍后的第一年,和他离婚了。那时我13岁,什么事都懂得。有八卦电视剧做指点,父亲不在时,常常来家里的某孙姓叔叔,我闭着眼睛都能猜出他和母亲之间的关系。只是我一直以为母亲会带着我走,可是没有,她把我留给了父亲。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对父母都心存恨意。尤其对父亲来说,我至今都认为,如果他肯早点转业回来,这个家不会分崩离析。

父亲那次来,是看孙子的。我在电话里告诉他小婷生了的时候,他停了一会儿,丢来一句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我到火车站接他,开了辆新车。他有点惊讶,摸了摸说:“你买的?”

我点了点头。

他给了我一拳,说:“混得不错啊。”

我揉着被打得生疼的胳膊说:你不打我就难受是吧。可我的心里却是高兴。父亲的拳头有多层含义,生气的时候,表达愤怒,此时表达欣赏。

父亲给孙子买了块玉坠子做礼物,水头不错,就是小,拴在一根红线上。岳母接过来,系在孩子的手腕上,说:“亲家真是好眼光,大小给婴儿戴正好。”

有点话里有话的意思。父亲笑了笑,没接口。

那天看过孩子之后,他没睡在家里,而是租了间小旅馆。我知道拗不过他,也就随他喜欢吧。反倒是小婷觉得过意不去。她说:“爸,家里有地方。干嘛睡外面啊?”

父亲说:“我打呼噜响,吵你们就算了,吵到孩子不好。”

我给了小婷一个眼色,让她别劝了。父亲是不会住的,因为这里是他的心病。

2

小婷是上海人,岳父是普普通通的公务员。我认识小婷那年,他刚刚退休。岳母以前是下岗工人,后来成了居委会的一员。很普通的家庭,但以上海作背景,就会有种自然而然的优越感。比如他们的退休金,比我父亲的工资还要高。再比如他们手里的两套计划经济时代留下的老房子,从容不迫地就涨成了近百万的身家。

2004年,我向谈了4年的小婷求婚,小婷没犹豫地答应了。但是她的母亲,开出了张让我心惊肉跳的礼单。其实现在看起来,一点不过分。买房,办酒席,礼金2.8万。女方买车,装修,置家具。然而那一年,上海的房价已经开始离谱了,对于工作不满两年的我来说,即便按揭,也捉襟见肘。

万般无奈下,我给父亲打了电话。父亲说的还是那句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
他来的那天,从火车站直接去了小婷的家。路上,我问他,想好怎么办了?他说:“还能咋办?和人家父母谈谈呗。”

说实话,我没想过两家父母会以谈判的形式完成了第一次见面。女方主力,就是我的未来岳母,而父亲一上来拿出了撒手锏。他从贴身的衣袋里,掏出一张存折摆在桌上,说:“少军那儿有多少,我不太清楚。我退伍的安置费和这几年攒的都在这儿了,一共4.6万。多了,真没有。但是,我想说,我是个军人。我这辈子教给我儿子,就是个正字。小婷肯嫁,我保证她不受委屈。我儿子要做了对不起她的事,我就先削(打)他。”

小婷的母亲听完了,接不下话。但她一直不说话的父亲却说:“那就这么定了吧。”

我和小婷远远地换了眼神,情不自禁地笑了。

那天两家做了个互换的决定。小婷的父母拿出一套房子给我们,买车的事以后再说,父亲的存款用来装修买家电,剩下的,我和小婷自己筹。

从小婷家出来,我终于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,说:爸,谢谢你啊,解决了我心头大患。

父亲却一直黑着脸,沉默不语。第二天,他就买了车票回鞍山。我要送他,他执意不肯,说不想耽误我上班,我只好送他到楼下的公车站。临上车前,他忽然对我说:“爸这个人性格不好,在社会上挣不到什么钱。你娶个媳妇儿,还得住到人家家,委屈你了。”

说完,他重重捶了我肩膀一拳,转身上车了。

我站在车下,挥了挥手,讷讷地说不出告别的话。

其实,我明白他难过什么。也许是我在这座现实的城市住久了,习惯了在“钱”字面前,坦然地委曲求全。可父亲不行。尽管小婷的父母面子上还算礼貌客气,但他们自上而下的目光,还是刺伤了他。那种被物质支撑着的优越感,是无论怎样挺直脊背都无法阻挡的。

4个月后,是我和小婷的婚礼,父亲推脱身体不好没来,但我知道不是,他是不想亲眼看我以“倒插门”的身份“嫁”了。

3

父亲几乎很少来上海,我也不喜欢回去看他。说不出为什么,仿佛黑帮洗底似的,不想和过去发生任何联系,不说东北话,硬拗出一口“上普”,拒看赵本山以及后来的小沈阳。后来我开了家小公司,生意做得最风光的时候,我曾准备订机票接父亲来上海玩,可他一口回绝了。他在电话里说:“少军,有钱也别乱花,攒起来。你还有孩子呢,将来那就是无底洞。”

TAG:父爱
阅读: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精选文章

HOT NEWS
  • 最新文章
  • 热门文章

微信二维码扫一扫
关注微信公众号
  • 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- www.5229051.com
  • 部分内容收集于互联网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,联系方式:QQ2624927959
  • Copyright ©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  • 二维码
    意见反馈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