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故事 > 伤感故事 > 正文

荼蘼花了的季节

来源: 编辑: 时间:2014-11-16

      轻轻地用上下唇分合,吐出了这个词,刹时淡淡的香氛便包围了我。

      其实没见过这种花,或者见了当时并不知晓。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这个词和这种没见过面的花呢?我想,一定不是我一个人——“开到荼蘼花事了”——这是很多人认识荼蘼的路径,而这一路径却又是由雪芹老先生在红楼中引用才被更多人注意到的。

      上网查了一下,荼縻,别名酴醿、佛见笑。属蔷薇科,茎上有钩状的刺,叶如羽毛,颜色有雪白、酒黄,火红。荼蘼春末夏初开花,是春天里最晚开的花。荼蘼花开,春天就结束了;荼蘼花谢,则秋天来到了。荼縻的花语是“末路之美”,虽然终身伴随着春残夏尽,走在百花之后,却是妖娆的别有一种风情,隽永的让人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  《红楼梦》中群芳夜宴一回讲到丫头小姐们抽签喝酒取乐,宝玉房中的麝月抽到一支花签,上书““开到荼蘼花事了”,宝玉看了,认为不吉利,就赶忙藏了签,潦草地喝酒遮过。再来看书中最后的结果,賈府衰敗以後,最後陪在寶玉身邊的是麝月。也就是说 麝月要等到襲人,晴雯,黛玉等都不在的時候,才有機會陪伴宝玉,但那个時候贾府的春天已经一去不返,麝月這朵荼蘼花只能孤独地绽放最后的清香。

      再深究一下,原来“开到荼縻花事了”出自宋朝王淇的《春暮游小园》:“一丛梅粉褪残妆,涂抹新红上海棠。开到荼縻花事了,丝丝夭棘出莓墙。再看多情的的秦少游在他的《赏荼蘼有感》中写道:“春来百物不入眼,惟见此花堪断肠。借问断肠缘底事,罗衣曾似此花香。”原来,所谓伊人,正是用荼縻来熏染罗衣的了,可见荼蘼是很香的。这么不起眼的小花是真的香吗?于是就有欧阳修的《荼蘼》来作证明了:“清明时节散天香,轻染鹅儿一抹黄。最是风流堪赏处,美人取作浥罗裳。”果然是香!

      据说荼蘼又叫香水花,香味和百合相似,但不同。属于那种让人心有所触的淡香,她的留香特别久,如以诗论,当该是“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”的情怀了。

      女人如花,说到花必想到女人,尽管很老套。如荼蘼的女人该是什么样子呢?重情但不伤情,思念却不哀怨。能富贵,亦能清贫;能自知,更能知人。盛开时从容,凋 谢时亦坦然。这些就够了吧?当然,她不会艳丽,否则就不是荼蘼了。若干年后,她的样子早被人淡忘,但似有若无的香也许会在你的梦里飘过。

      能做荼蘼的女人是幸运的,必定少了很多情感的跌宕;不做荼蘼的女人是清醒的,生命里毕竟多了许多精彩的篇章。

      夜色里一丝清香窗外袭来,不觉间眼下就又到了荼蘼花了的季节了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