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故事 > 爱情故事 > 正文

我爱上了不该爱的男人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19-07-30

  由于我学历浅,没有专长,又有些暗疾,在人才市场转悠了几天都一无所获。后来只好经人介绍到浙江绍兴一家私人纺织厂试试。面试的第一天,厂长就问了我许多,从娘家到婆家,从大家到小家,他都一一作了了解。对于这种婆婆妈妈的老板我并没有抱多大希望,身边的钱又不多,准备第二天返家去算了。只有自叹自怜命运不公。在出纺织厂大门的时候,厂长再次将我叫回来:“明天来上班吧。”我怀疑耳朵出了毛病,问道:“您说什么?”老板又说了一次。我高兴得眼泪滂沱,差点给他跪下了。
  他的眼睛、嘴巴、鼻子、还有脸型,怎么搭配得这么和谐呢?他今年不到五十岁,面目慈善,平易近人,没有一点老板的架子。我对他突然有了莫名的好感。
  为了照顾我的残疾,厂长给我安排了一份不重的工作。这年中秋节,他给我发足了工资,还买了许多礼物叫我带回家去看看孩子和妈妈。我感激地望着他,哽得说不出话来。我,一个残疾女人,有什么资格让他对我这么好?
  也许自己内心空虚,也许心中还有一个未圆的梦,暗暗地,他在我的心里生了根,割也割不掉。他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贵人吗?回家没有待到五天,我便与儿子鱼水分离,赶回了浙江。对他的想念每时每刻都充满着我的胸腔,心情网,我急切希望见到他,这就是所谓的爱吗?
   那日,一台旧机器出了毛病,飞梳正好伤着我的胳膊。当时血流不止,我就随便找了一块布包裹起来。老板听说后赶紧跑过来。我说没关系,只不过碰伤了一点皮。看到有血渗出来,他没有想就一把抱着我上了车,把我送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。他焦急地叫来医生,然后做X光,挂点滴,忙得不亦乐乎。当他知道我的骨头没有破碎的时候,裂开大嘴高兴地笑了。
  那一刻,我的眼睛湿润了,希望时间停滞不前。尤其是他抱着我的时候,望着他额上大颗大颗的汗珠为我滴落,我体会到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幸福。长这么大,包括丈夫和母亲,没有人为我滴过这么大的汗珠。绕脐生,头朝上的儿子出生的时,我痛得哇哇大叫,医生说要剖腹产,之前要家属签字。可是这关键的时候,二东子却在麻将场上,他的汗珠只会在那滴落。
  我十分清楚自己的资质,充其量不过是一只丑小鸭而已,而他——我的老板,却如坐着马车的王子,只希望他经过我的窗前,能看上一眼足矣。
  从医院回来后,老板说我因工负伤,直接把我调进了办公室,每天接接电话,清扫一下房间。我想,遇到这样一种关心我体贴我的男人,我没有什么能回报他的,所心底暗暗发誓,就给他做情人吧。我期盼着这一天尽快到来,可却始终没有发生。
  人言可畏,我的事还是被炒得沸沸扬扬。1992年5月的一天,他那脂粉堆砌的老婆突然来到办公室,瞪着小眼质问我:“就你这种残疾的女人,凭什么勾引我的老公?”说着就“啪”地煽了我一耳光,然后拳打脚踢。“明天立即给我滚蛋,否则休怪我不客气!”临走前,将我推倒,头正好碰到桌角上,顿时鲜血直流。我被人欺负习惯了,默默地躺着,一任委屈的泪水流着。一会儿,我的脑中空空的,有些昏眩,血,地上流了好多的是血吗?
  我不知道怎么被送到医院的。隐约中听到老板跟医生讲话:“我是她父亲,我是O型的血,你们可以输我的血……”一激动,我又一次昏迷过去。
  出医院的时候,外面站着许多人,其中就有那个泼辣的女人。看到我出来,第一个迎上来说:“给你两万块钱,回家以后不要再来了。”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走过来说:“不要脸,大老远撵来跟我们夺财产,哼!”老板,我的父亲,走过来低声对我说:“孩子,回去跟你妈说声对不起……”我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,随手让两万块钱迎风飘扬——我突然感觉出自己那么的孤独,那么的无助……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