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日记 > 心情随笔 > 正文

那份可贵的淡定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19-08-15

  记忆中,上初中时参加劳动似乎特别多,印象最深的是每年的春季,校园内总要栽树,有时也到外面公共场所栽,学校给每个班规定好数目,同学们习以为常,视挖树坑为乐趣,虽然一个树坑还未挖完便大汗漓淋,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大家的乐趣,每栽完一棵树便会有一种成就感,感觉自己成了大人。每次劳动结束,老师总要求同学们写作文,写出自己对劳动的认识和思想感受。我们学校的操场十分宽大,足够两个足球场的面积,这在村级学校中是不多见的。操场本是一个巨大的墓地,一场平坟运动,入土多年的先人遗骨被迁进了“新居”,同学们也便有了劳动项目,每逢星期六下午,大家各自从家里带来铁锨、筐、扁担等劳作用具,将一堆堆坟土进行平整,常常刨出一些死人遗骨,估计是没有后代的先人,历史的风雨冲毁了他们的坟头而且无人管理,变作小小的土丘,根本不像坟墓。女同学胆小,看见腐烂的白骨骇得一个个面如土色,男同学胆子大些,故意搞些恶作剧,将根根白骨扔在女同学的筐里,有位男同学甚至将死人头骨当做球踢,吓得女同学一声声尖叫,那男同学被告状后,遭到老师的一顿批评。

  和许多同学一样,我在上初中时也出现了偏科现象,喜欢上语文、历史和物理课,讨厌数学和化学课,尤其是喜欢写作文,几乎每篇作文都要得到老师的表扬,甚至当做范文读给同学们听,那个时候课外读物稀少,有一年学校从新华书店定了一部分《中学生阅读文选》,但去的迟了,被其他学校捷足先登要走了,只剩下一小部分,同学们人手一本已不可能,因我的作文写的好,语文老师对我特别“偏心”,早早的给我拿起一本来,我因此成了文选为数不多的拥有者,几十年后,几次整理废旧藏书都未舍得丢弃。喜欢读小说也是从初中开始的,我读的第一本长篇小说是《战地红缨》,此前根本不知小说为何物,那是在老师给大家读了一段后,我立即被书中的故事吸引住,至今清晰地记得小主人公张得欣将野狼崽子故意放在地主家里,因此招来老母狼对地主一家人的报复,心中的痛快丝毫不压于小主人公。这本书是学校的,并非私人所有,能拿到手从头至尾的读一遍成了许多同学的心愿,有位同学的母亲就是教师,在他的帮助下,这本书终于让大家轮流读了一遍。从此,读书成了我的第一大爱好,心情网,每次借到书,总想一口气读完,可以说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,《铁道游击队》、《煤城怒火》、《海岛女民兵》、《大刀记》、《沸腾的群山》等都是这个时候读的,后来学校有了图书室,读书更加方便,不用东借西求了。读书影响了我的人生,多年后,当我对生活有所感悟时,便拿起笨拙的笔胡乱涂鸦一些文字,虽然文笔拙劣,但至少记录了自己的思想火花和人生轨迹。

  中学时期最大的变化是对女同学的态度,小学时曾在课桌上十分霸道的划上一条“边界”线,而且“边界”划分极不公平,并严格规定女同桌不可越雷池一步,只要稍不注意越过了便视为“侵略”,轻者发生语言纠纷,互相指责,重者甚至升级为“战争”。我的中学女同桌是个睡觉大王,自习课几乎成了她睡觉的代名词,常常蚕食“边界”,而且大有愈演愈烈继续推进之势,看情形似乎要将我的“地盘”全部占领,曾经对“边界”问题极其敏感,此时却变得异常的大度,竟容忍了对方明目张胆的“挑衅”行为,那条“边界”线在心里已如德国“柏林墙”那样被推到了。不仅如此,与女同学说话也变得彬彬有礼起来,不再粗俗不堪,有时甚至感觉有些脸红。每次到校之前,总要对镜观望一番,看看趁午休时去河里游泳头发有没有凌乱,瞧瞧脸上有没有下河捉鱼溅上的污泥,母亲再也不用一遍遍的唠叨,不修边幅已变成了历史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