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文章 > 伤感文章 > 正文

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伤害你的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20-03-15

江明哲一直形容我是水泥女人,即使在那天晚上,我们的卧室里,我向他提出离婚的时候。
他的情绪有些激动,嘶哑着嗓子说:为什么你总把自己搞得像水泥一样,硬邦邦的让人不舒服!
我沉默不语,心情冰冷坚硬。
江明哲叹了口气,稍后,他也沉默。约一分钟后,他说:既然如此,咱们就离吧!随即,他打开我们用来存放重要物件的一个小保险箱。
当他关上小保险箱,把存折、结婚证和户口本放在我面前时,我的心,霎时堵得慌。
或许,江明哲已经忘记了,曾经,我是一汪温柔的水。
和江明哲认识时,我26岁,他29岁,都有过一次无疾而终的恋爱。江明哲喜欢电影,我对电影也是一塌糊涂地喜欢,而一对男女若拥有相同的感情经历和爱好,且又是双方的朋友介绍认识的,情感的交织也就理所当然。
江明哲第一次与我缠绵之后,抚着我的身体,怜惜地说:你就像一汪温柔的水。
后来,这句话在我们热恋期间,被他重复了许多次,直至婚姻的到来。
江明哲与我都是独生子女,他的父母是普通市民,我的父母是即将退休的教师。我和江明哲从小学至参加工作,一路走来,无论学业与工作均一帆风顺。我们的家境与教育背景也相似,这种看似门当户对的婚姻,可谓幸福稳固吧?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我们结婚时,正值深圳的房价炒得火热,江明哲便说婚后要和他的父母同住,对外的说法是方便照顾身体不太好的父母。考虑到我和他暂时还没能力购房,我同意了。但没想到,心情网,却因此给我们的婚姻注入了不和谐的音符。
江明哲的母亲性格好胜,而我不是一个善于察言观色、嘴甜舌利的人。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,在柴米油盐的磕磕碰碰中,我与她渐渐衍生出来的繁琐事,导致我们相处不佳。
婚后,我和江明哲在经济上达成共识:他的工资用来交生活费,我的工资用来储存购房。婚后没多久,江明哲的父亲生了场大病,住院和医药费花了不少钱,于是,婆婆对钱便格外看重起来。
有一次,江明哲的工资迟发了两天,没有及时交生活费,吃晚饭时,我跟婆婆说,等江明哲过两天发了工资再交生活费。但她在饭桌上含沙射影地说我胡乱花钱买 名牌。我听了非常不高兴,心想,我把积蓄都给了公公治病,自己连200元以上的衣服都不舍得买,她难道不知道吗?于是,我忍不住反驳了几句。
江明哲见我和他母亲都阴沉着脸,你一言我一语针锋相对的样子,他选择了回避,借口要看球赛,端了饭碗就到客厅去。当晚我们就寝时,他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责怪我:你怎么成了水泥女人了!对我妈的态度又冷又硬的,我最讨厌这样的女人!
我愣了愣,才明白他的意思,我的心立即又酸又痛。
好吧,既然你说我是水泥女人,那就是吧!我赌气地想。那一晚,不仅是江明哲第一次称我为水泥女人,也是我第一次拒绝他的性要求,而此时,我们结婚不过半年。
凡事有了第一次,便有第二次,第三次……
后来,江明哲一不高兴,便称我为水泥女人。在我又一次因心情不好拒绝他后,他开始早晨出门,夜深归家,连续近一个星期,理由无非是加班。
我开始警觉,拐弯抹角地向他的朋友同事打听。江明哲加班的情况确实有,但按照公司的安排,他一个星期轮不到一次。于是,我隐约察觉他有了外遇。
有一晚,他仍是凌晨一点回来,在我身边躺下后,我嗅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水味,是我未曾用过的香水。我突然惊慌起来,长久无眠,呆呆地望着天花板。他责怪我 为水泥女人,而我的婚姻此刻不就是一块水泥吗?硬邦邦的,没有一点儿温柔。这一刻,我无比难过,对这场婚姻突生厌倦之意。
后来,在江 明哲一次又一次的夜归中,在他一次又一次的谎言下,渐渐地,我选择了缄口不语,我甚至不想探知那个女人是谁。我不仅对婆媳关系的修好不再抱积极的态度,对 江明哲也渐生冷漠之心。当婚姻中不再有快乐时,留恋它便等于继续让痛苦蔓延,而我不希望将来生活在这种不幸中。
于是,在秋风乍起时,我提出与江明哲离婚。此时,我们结婚仅一年零两个月。
以为他会挽留,以为他会说些令我宽慰的话,可他没有。
他干脆利落地把我们的存折拿了出来,存款一分为二。然后,面色漠然地问我几时搬出去。
也好,离婚,尤其像我们这样没孩子的,要的就是干脆利落的一刀两断。
但是,我万万没有想到,与江明哲离婚后,我们在结婚期间的床第隐私,竟成为我挥之不去的阴影……
他不尊重我的隐私
恢复单身的我,搬回母亲家住。
没有感情与家事的牵绊,工作之余,我的时间骤然多得挥霍不尽。无聊之下,但凡有朋友邀约的饭局或派对,我一律前往。而这种聚会往往是人数众多才显热闹。参加的人便一个叫上一个,人越来越多,我因此认识了亚轩。
亚轩与我同龄,外貌普通,买了一部二手车。几次朋友间的聚会,他总在场,我俩便渐渐熟识。一次,参加完一位朋友的生日派对后,已是凌晨,他主动提出送我回家。途中,他的车突然坏了,在等待维修师傅赶来时,他说,不如我们到那边喝杯茶吧!
亚轩示意的那边,是一家装修古朴大方的茶馆,稀疏的月色下,他的笑容有些不安和羞涩。我猜他或许担心被拒绝吧,那一刻,我心念一动,笑着点头。
于是,这次茶约,拉开了我和亚轩约会的序幕,在我离婚3个月后,亚轩成为我的男友。
亚轩不曾经历过婚姻,在知道我是离婚女人后,他说,他不介意。

上一篇:当爱成为了往事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