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文章 > 思念文章 > 正文

那个夕阳下佝偻的身影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19-08-16

  那段“生瓜蛋子”的夏日生活,永远地刻进了我的心灵里;那个夕阳下佝偻的身影,也深刻进了我的记忆里,还有他的目光,催我成熟的目光......

  那个夏天热极了,旱魃逞凶,大地焦渴,仿佛一个大蒸笼。我中学毕业了,去生产队报到。至今,我还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形,他蹲在生产队的大门旁墙根下的树荫里,我们几个刚出校门的半大小子像叽叽喳喳的野山雀落到了他面前。他没起身,只是拉了拉肩头上披着的破褂子,仰起古铜色的脸,眯起小而亮的眼睛,上下左右仔细地打量了我们一番,那掉光了牙而有点瘪的嘴角漾起一丝难以捉摸的笑意。他翘起一只脚尖,将铜烟袋锅在鞋底上磕了磕,然后鼓起腮帮子,吹干净烟袋锅里的灰烬,慢腾腾地对我们说道:“嗯,大秀才们毕业了?欢迎啊!不过咱可说好了,念书你们不赖,种庄稼可不一定行,这里的学问可大着呢,你们都是些生瓜蛋子,不要小瞧了这种地的事,要哈得下腰舍得流汗,虚心向社员们学习,没个三年两年摔打,这共产主义劳动大学想毕业,难!”

  “生瓜蛋子”?我打心里很不爱听这个称呼,觉得不就是干农活吗?我们也是庄稼院里长大的,打小就耳濡目染的,帮着父母侍弄自留地、院子里的果树和蔬菜,有啥玄妙的?

  他像看出了我的心思,“小子,还别不服气,夏天是咱这儿农活是最少最轻快的季节,你们要是能熬过这个夏天,我这个当队长的就给你们竖大拇指!”就这样,他给我们派了工,我们这些“生瓜蛋子”便开始了“社会主义新农民”的生活

  先是到苗圃嫁接树苗,他说这是一项技术活,心情网,需要我们这些有文化的。我被他的高帽子弄得心里蛮美的,高高兴兴拿起小板凳和刀、剪子上工去了。到了苗圃,才知道这是生产队里最轻松的活计儿,是专门用来照顾老头老太太们的。说技术,倒是有一点,这时候的苗木皮儿是活的,还没长死。接穗和砧木都必须新鲜,切口要适当,大了漏风,小了芽片放不进去。嫁接完了,封口要缠紧,密不透气。看起来很简单的劳动,对于我们来说,难度还是蛮大的。苹果树苗一般都只有三四十厘米高,挡不住三伏天毒巴巴的太阳,要尽量贴近砧木根部进行嫁接,这样才能保证接芽成活,所以,头几乎要埋在密实的树苗丛里,不透一丝凉风,只一会儿,浑身就被汗水浸透了,湿漉漉的衣服紧绷绷地粘在身上,别提多难受了。坐在小板凳上,没多久就腰酸背疼腿木脚麻,连屁股也硌得像被火烤似的,低头久了脑袋昏沉沉,眼睛也累得酸溜溜的,脖子更是疼得不行。

  这时,他走过来,不说话,操起刀剪,亲自给我们当技术指导,耐心地讲解要领。我照着他教给的办法,先用小刀在砧木上切一个丁字口,然后从接穗上小心翼翼地切下树芽,剪成三角形插进砧木切口,再用泡软了的玉米包皮将嫁接上去的树芽和砧木的切口紧紧缠绕,最后拿剪子把砧木多余的部分剪掉。现在说起来挺容易,可当时笨手笨脚的我哆哆嗦嗦弄半天才能弄好一个,到了下班时间,人家老头老太太都嫁接了上百株,我们几个最多也就嫁接了三四十株,接穗零零乱乱地扔了一地,用于密封的苞米皮儿张牙舞爪、破碎凌乱,在向晚的微风里乱飞乱舞着,嫁接过的砧木修剪得高的高、矮的矮,参差不齐,疤瘌头一样难看,整个苗木畦看上去像遭了牲畜糟蹋了似的。讲评时,我们被老头老太太们好一顿嘲笑,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脸红脖子粗,恨不得钻进地缝里。他,依旧没说啥,却独自一人在第二天拂晓将我们嫁接过的树苗重新打理了一遍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