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文章 > 情感文章 > 正文

在他的微笑里沉迷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20-07-05

  我的夫君名叫爱情,我喜欢叫他情君,情君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男子,不得不承认,很多人都会在他的微笑里沉迷,忘记自我,陶醉于他那迷人的高贵与华丽中。也包括我!

  初见情君时,我刚满14岁,那一年的栀子花开满了整个山野,在那里我看见一个雍容高傲的男子,端坐在花海中的白色雕花椅上,神情冷毅,犀利的眸子似夜鹰般扫过眼前的几个女子。从几个女子跪拜在地,瑟瑟发抖的背影可以看出,心中的胆怯。她们在害怕,害怕那个完美的男子。是的,他很完美,至少在以后的若干年里,我所遇见的所有人都这样讲。我14岁的眼睛里,完美,只是他轻巧勾起女子平滑下颚的修长有力的手指!我喜欢他的手,甚至胜过喜欢他的人。

  他的手,很漂亮,修长,指甲平整,看得出,平时很用心呵护,关节有力,皮肤平滑,白皙,圆润。仿佛摸上去的感觉应该很好。我开始有渴望被这双手触碰的感觉了。那些匍匐在他脚下的女子,被他优美的手指挑高面容,他静静的欣赏,似在仔细欣赏。那想必是一张又一张绝美的容颜吧?不然,他怎会勾起绝美的笑容,性感的薄唇,扬起一个戏谑的弧度。他看了良久,不时的微笑,凝视。

  终于,他良久注视的一个女子,在他的手中缓缓的倒下了,绿罗裙轻飘飘的覆盖在她曼妙的身子上,然后静止,歪向一侧素白的容颜上有一丝触目的红,蜿蜒的沿着平滑的下颚,一滴一滴的染红了身下的一朵白色的栀子花。凄美的眼睛里仍旧浸淫着雾气,久久的,没有闭上!我惊呼,窸窸窣窣的声音,怕是已经惊动了,那个绝美的男子,他只是看了这边一眼,那眼神飘渺的似雾气,我紧捂着嘴,又向藏身的花丛深处蹭了蹭。当我在抬头时,迎上的是他戏谑的眸子。

  他优雅的靠在椅子上,那完美的手指描画着椅子上雕刻着的繁复花纹,叠在一起修长的腿,轻轻摇晃,似等了很久了,有些不耐烦。那些个女子,都消失了,包括那个倒地的绿裙女子,只留有白色栀子花瓣上的点点血红,证明这里曾经有个女子离世了,在那个完美男子的轻抚下。

  我不在委屈自己蹲在那花丛后面,既然已经看见了我,那么该面对的,还是勇敢点吧,虽然我怕的要死,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是下一个血染栀子花的女子。哦,不,是女孩子,因为我才14岁,正如一朵初绽的栀子花。抖落白色衣裙上的残花败叶,我直径走向白色雕花椅上含笑看着我的男子。

  离烟,我知道你!他微笑着道出我的名字。

  我是叫离烟,你是怎么知道的?我问,好奇,我叫尚离烟,别人都叫我尚大小姐,父亲是久居塞外,驻守边关的将军,去年才被调回京都,颐养天年。我是在塞外长大的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