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文章 > 情感文章 > 正文

十年打工宿舍生活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19-09-10

  记忆里有些东西会随着时日久远而逐渐模糊,有些东西则在脑海里挥之不去,总有些不吐不快的感觉。最近经常做梦,梦里,一幢简陋的宿舍楼,来来往往数张陌生而又熟悉的面孔,爬不完一级又一级向上无限延伸的楼梯……这就是数年前我打工时的宿舍的样子。

  (一 )极致鞋厂

  我第一次出去打工是1996年,刚刚还不到十六岁,和姐姐一起去的。经过一天一夜舟车劳顿,来到一家名为“极致”的鞋厂。这是一家台资企业,管理严格,制度多多。全天二十四小时,在宿舍的时间加上中午午休的一个小时也还不到八小时,其中还得砍掉吃饭洗澡洗衣服的时间。一个月只放一天假,俗称的公休。一般为发了工资第二天放,不按现在过年过节国家规定时间来休。并且淡季时间很短,一年就一两个月。那时给我的感觉最缺的就是睡眠,所以对宿舍自是分外依恋。

  厂里整幢宿舍楼共分五层,一楼为食堂、保安房,二楼全部住的男员工,三四五楼就是我们女生了(因是鞋厂,女生居多,男生占比重的五分之一)。每一层住宿楼有十来个房间,每个房间上都标注着房号,楼梯间分别安在宿舍楼最左边或最右边,房间号子由左往右数,如三楼左手边第一个房间则是301,尔后302、303……依此类推。每个房间清一色的上下铺,一共二十个床位。每个床位不宽,刚好够一个人平着躺下。如果房间睡满人,感觉有点像春天播种的时候,地里埋红薯一样,上下各整整放一排。进房左手边是床位,进门就是一条直直的宿舍甬道,甬道墙壁上安两把摇头时“吱吱呀呀”唱歌的风扇。广东的天气,热天居多,大热天里,因宿舍条件的限制,多数人的身上捂出痱子。

  工厂上班时间从早上7点到深夜12点。冗长的加班,繁重的手工劳动,所以往往一沾上床就能呼呼大睡,人一进入深度睡眠,发生了什么事就都不知道了。

  宿舍里有很多老鼠,而且是“吃人”的老鼠。贪也吃人吧!不过,贪是暗里吃,而这里的老鼠是明里吃。怎么个吃法?咬你的脚后跟。若不是足不出户的“大家闺秀”,大家都清楚,人的脚后跟上有厚厚的一层茧,老鼠啃的就是这层茧子。当宿舍有人嚷着说她们的脚被老鼠啃了,我还不相信,因为我睡上铺中间床位。直到有一天下床,脚后跟点地有异样才发觉,我也未能遭到幸免,被可恶的老鼠咬得坑坑洼洼,惨不忍睹,真像一个很难剥皮的芒果,被人用手指甲一小块一小块抠了一样,有的地方还露出粉嫩的新鲜肉。等我咬着牙走下宿舍楼才知道,脚后跟可不是一般的疼。幸亏老鼠“嘴”下留情,只咬了我的左脚后跟,尚可如花鼓戏《韩相子化斋》里的韩相子扮赖老尚哄俏丫鬟的那一段,一跛一撇地跳着走了。

  宿舍里臭虫也多。每个床铺都是由一个四四方方的铁架子分两层焊接而成,上面全靠铺上一块厚厚的木板才能睡人。这些厚厚的木板是用一层层的三夹板沾合而成,这些沾合的缝隙最适合衍生臭虫。臭虫身体形状和动物们毛发里长的跳蚤一样,但那臭虫不会跳,见光跑得飞快,形体也至少大几倍。它们在白天是看不见的,一到晚上它们就伺机而动,咬人。睡觉睡得特别沉的,直到第二天一早起来,发觉身上尽是红疙瘩才知道。这些红疙瘩奇痒无比,实在让人无法忍受。最后直到很多人联名抗议,这臭虫问题才得己解决。

  整个厂子1500多人全部住在这幢宿舍楼里,所以厕所与洗澡间便在宿舍楼后边另搭个大棚子。厕所臭气熏天,洗澡间里沾满血污的卫生巾随处可见,卫生条件自然是极差的。工厂的工人来自五湖四海,四川云南贵州河南湖南湖北江西等等,每个人品性不一样,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,只要不是童工和超过六十岁的老年朋友。那时候的人,喜欢拉帮结派,多以省为单位。

  深更半夜一下班,工友们就如蚂蚁子出孔一样,陆陆续续。每个人都想早点洗澡洗衣服了好睡觉。有些人夜宵都来不及吃,一窝蜂地跑到宿舍后面占洗澡间接水冲凉。广东一到夏天,因条件限制只能洗冷水。地方太小了,并且水笼头都只能安在浴室外面,也就那么二三十来个。可以想见,下班之后水笼头处有多挤,吃过夜宵洗碗的,接水洗澡洗衣服的,碗啊桶啊的,磕磕碰碰,吵吵闹闹。那时候的人,脾气也大,为争水笼头吵架打架时常发生。而我那时候,有一个老乡在做工厂保安,得空帮忙接好水占好洗澡间,幸免于难。澡洗好了,洗衣服也是一个问题呀。有的工友不自觉,占用两个水笼头,用手慢慢搓慢慢洗,桶子里的水都满得溢了出来,她还不让位置。我性子急,见不得这样的,如果有这事,早就冲向前去,话也懒得说一句,将她溢满水的桶子一拉,将我自己的桶就放了进去,遇见“泼辣”的免不了得打几句嘴仗,到底是对方理亏,让我眼睛一瞪也就完事。到底青春时期好,允许鲁莽,允许冲动,什么都不怕,换成现在倒没这胆了。

  刚进厂是夏季,等我们在“哗哗”流水声吵闹声里慢慢过着时,季节已经是冬天了。广东的冬季不似湖南这么长也不似湖南这么久,但一下起雨来便没完没了,天气也是阴冷阴冷的。我最怕冬天下雨,为什么?那时候我们一个月工资才二三百块钱,整百数字全寄往家里了。姐姐很会精打细算,俩姐妹一个月只留下不到五十块钱生活费,除掉生活用品电话费等等所剩无几,等腾钱出来买棉被,也是价钱极底不保暖的那种,睡不到几个晚上用脚一蹬就成了薄厚不均的“鱼网”了。夜里,窗外,寒风怒吼着,寒雨拍打着窗棂,睡在宿舍冰冷的床板上,盖上被子,全部裹在身上也无济于事,感觉如同卧在冰面上。我和姐姐在一个工厂,俩个人挤在一起相对来说要好一点。姐姐每天晚上都将箱子里所有厚一点的衣服全部搭在被子外面,相互紧紧靠拢了,不能动,更加无法翻身,夜夜如此,冬夜就这么捱了过来。

  冬去春来,几经寒暑,转眼之间,我和姐姐在极致鞋厂度过了整整三年。其中,我和姐姐,每年只偶尔回一次家。这三年的打工生活是难熬的,宿舍生活也没有丝毫趣味性,人在这里变成了一台可以行走的机器。我那时从未想过要另谋生路,或者与那时我们的年龄都还太小了。那时没有手机,有的只是公共电话,打一次电话回家也是“报喜不报忧”。后来因工作上的事情,与管理闹翻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没辞到职,丢了差不多一个月工资,拍拍屁屁股走人。出厂之后,回家呆了一段时间,花了几年时间频繁找厂,跳厂,忙得不亦乐乎。最后,经人介绍、辗转到了另一家鞋厂,这时已经是2003年了。好像鞋厂多以台资企业居多,这家鞋厂无一例外也是台湾老板,它的全称是“力凯鞋业制造有限公司”,宿舍又是另一番景象。

上一篇:青春岁月,我也曾读过
下一篇:没有了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