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度地图 - 谷歌地图
散文生活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文章 > 精美文章 > 正文

在轮回中守望

来源:网络 编辑:心情小编 时间:2019-12-04

等多久,梦多久,一百年,一千年,就算没有了黑夜白昼,我也要追到三界的尽头;谁说神仙不愁秋,谁说仙魔世隔两头,今天我要带你走,三生三世不放手。
part1

所谓天荒,荒芜到荒凉;所谓凄沧,沧桑到沧茫;以及所谓疏狂,狂欢到狂浪;所谓滥伤,伤心到伤亡;所谓爱恋,爱断成贪恋;所谓情缘,情劫成孽缘;还有 所谓红颜,红消成素颜;所谓人言,人散成流言;流言无踪,空的虚空,重的沉重,冻的冰冻,空空空空;流言无穷,痛着剧痛,疯着半疯,梦着恶梦,痛痛痛 痛……一曲《流言》唱罢,舞台下掌声雷动。
我身着火红色旗袍,嘴角弯起一个魅惑的弧度,向着台下众生微微弯腰颔首。眼波流转间,我看到他深邃的双眸,正含着笑意朝我望来,他叫应君诺。我,庄晓梦,是迷离的台柱。
迷离是上海最大的一家不夜城,每夜每夜,歌舞升平,灯红酒绿。有无数的达官贵人来这里消遣。贵妇人们身上高价的旗袍,以及大老板们手中昂贵的酒品,足以让码头的搬运工们一辈子不愁生活。

迷离的大老板,是他,应君诺,我的情人。我身上的这一件旗袍,便是他亲自提笔为我画下的每一针每一线,请了上海最好的绣活师傅们,每日不间断地为我缝制。四个月零七天后,也就是在我刚刚上台之前,他手捧着这件费尽心思的宝贝,出现在我面前:晓梦,赶紧换上吧。
我听话地换上了。
当我一身火红出现在他面前时,我明显地看到他的眼里有深深的赞美之意:真美,我的小妖精。说完,他开心地笑了,笑得像个孩子。我看到他左脸边上深深的酒窝,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,那么炫目,那么吸引我。每次他笑的时候,我看到他迷人的酒窝,心都疼得抽搐。
他说,我是一只小狐狸,是他的小妖精。他说,不知从何时起,他每天夜里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,梦里他看见一座气派的古色古香的山庄,朱红色的大门上,那幅 大匾上赫然写着两个火红色的大字:红楼。他走进山庄里,烟雾缭绕,有一抹火红色的小影子围着他的脚转,是一只小狐狸,然后他伸手,小狐狸会跳到他手上去, 变成一个着火红舞裙的女子,却只有手掌那么大,在他掌上翩然起舞。他说,在我以歌女的身份第一次登台轻歌曼舞的时候,他就想起了他梦中的那只小狐狸。于 是,他把我捧成他们的台柱——红狐庄晓梦,每次登台,我都是一袭红衣,而今日的红衣,是他为我做的。
应君诺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妻子,他很爱她。可是,宿命已经注定了,他今生不能抗拒我。我们一定要相遇,一定要在一起,而我,一定要为他死去,在后来的那场大火里。

那场漫天火红色的记忆,是如何而起的,我无暇去追究。我只是想,在这之后,我便可替他赎罪,替他悟佛一生。
那时,我穿着他为我做的火红色旗袍,在菱花镜前,挽起青丝,轻描眉目。他的妻子立在一旁,说着她近日所学的舞蹈,是我教的。我来到迷离不久,她就成了我的学生。这个天真烂漫的美丽女子,与我爱着同一个男人,我始终是觉得愧对她的,她对我和君诺的事情,一无所知。
在我们谈话的时候,起了大火,场里的人拼了命地往外逃,我们两个在我的化妆间里,却浑然不知。等到浓烟涌入,周围早已火光漫天,我们是如何都走不出去 了。她急得直掉泪,我全无办法,只有紧紧搂住她。我们两个拼命地喊拼命地喊,可是没有人来,只有大火像魔鬼一样发出噼啪的声音……
不知道 过了多久,我从昏厥中恢复了一点模糊的意识。我记得,她先晕过去了,我替她挡掉了欲往她身上砸的一大团滚烫的物体,趴在了她身上,接着我便什么也不知道 了。醒来时,只觉浑身疼痛欲裂,仿佛快死去般,也不知在昏迷的这段时间是不是还被砸过。可是,他爱她,我不能让她死。我要他今生好好的!
终于在片刻之后,君诺冲了进来,抱起他的妻子,往外冲出一小段距离,疯了似的对随后赶过来的人喊:快进去把晓梦抱出来!快!快啊!
呵,来不及了,我的上方轰然倒塌……君诺,你最爱的终究还是她,终究还是舍弃了我。罢了,这是我欠下的,今生,我该还你一命。我不怪你,我的轻尘。

没有人知道,那时整座迷离倒塌的瞬间,有一只蝴蝶从那片火红色中飞了出来。
今生,我是庄晓梦,是一只蝴蝶,佛祖让我化为人形,来迷离还债。之后,便把三千繁华埋葬,长伴青灯,在莲花座下,为我和我的轻尘赎罪,在轮回中守望。

随机推荐文章


心情网 5229051.com 联系QQ:2624927959 邮箱:2624927959@qq.com

Copyright c 2019 心情网 版权所有

心情网_心情日记_心情散文_心情文章_心情故事_情感文章_畅谈我们的心声!

你是第位访客

Top